当前位置: 主页 > 科技前沿 >

以花入馔的春日美食_健康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5-21 01:4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竞相开放的花儿是春天当仁不让的主角,我国以花入馔的历史已有几千年,最为人熟知的莫过于“朝饮木兰之坠露兮,夕餐秋菊之落英。”读着这样的句子都能让人顿生齿颊芬芳之感。

对食用鲜花最早的记忆是儿时和小伙伴们偷尝一串红,一串红的花序修长,花期很长,在城市里很多见,小的时候也不知是在哪个同伴的提议下偷偷摘下盛开着的一串红,吸吮其中的花蜜,有一丝清甜的口感,但并不敢多吃,总觉得花蜜应该留给蜜蜂才对。

长大后吃得最多的花之美食便是云南的鲜花饼,一听名字就让人觉得口齿噙香,玫瑰花香清雅柔美,以气质收获“占得春光第一香”之美誉。用食用玫瑰花为主料制作的鲜花饼保留着玫瑰花的清香,不甜不腻,晚清时的《燕京岁时录》记载:“四月以玫瑰花为之者,谓之玫瑰饼。以藤萝花为之者,谓之藤萝饼。皆应时之食物也。”感谢发达的现代物流能让我们品尝到新鲜的鲜花饼,据说食用玫瑰的采摘必须在每天清晨伴着晨露开始,到上午九点左右结束,因为随着气温的升高,花香就会散开了。

孔子说“不时,不食”,在人间四月天吃鲜花饼可谓是最应景了,小口咬下,细细咀嚼,玫瑰花瓣在蜂蜜的调和下散发出更沁人心脾的香味,和着酥软的饼皮,花瓣们仿佛在齿颊间开到了荼蘼。这一口美食怎不让人疏肝解郁、心生旷达之气机?

春天还有一种适合入馔的花儿是玉兰,读文人画家沈周的诗句“盛时忽忽到衰时,一一芳枝变丑枝”时脑海中第一跳将出来的便是玉兰。玉兰盛放时花型姿态优美,宛如德加笔下一个个芭蕾舞者,端庄娴静又不失活泼,春风拂过,至多也是微微颔首,绝不会有失礼仪到花枝乱颤,屈原《离骚》中的“朝饮木兰之坠露兮”以之为媒彰显高洁的人格,想必与其端然之态是不可分割的。不知古人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开始食用玉兰花的,在玉兰日开日妍之时采摘下来,玉兰花瓣舒展,花型较大,以之入馔是花材中少有的能让人大快朵颐之食。有朋友将自家庭院里新鲜采摘的玉兰裹上面粉,一片片地放在油里炸,她说特别香脆可口。我没品尝过,不知是什么滋味,想象中玉兰的花瓣有点肥厚,和着炸得酥脆的粉皮,嚼着肯定带劲,只是玉兰清雅的气质和油炸的加工方式总有点违和之感。这种加工方式由来已久,清宫中每到玉兰和荷花盛放之时,御膳房便会采摘新鲜的花朵,面粉中还调和了鸡汁,这道珍馐想必更加鲜美些。

近年来春日里最被商家青睐的莫过于樱花,樱花花期短暂,将它们制成花茶、咖啡、奶冻,往往还保留着细碎的花瓣,似乎这样它们的生命就延伸了,擅长制作樱花美食的日本人善于以此留住岁月的芬芳。以花入馔不仅是悦人唇齿的风雅之举,更是将我们关于新一季生命的记忆镌刻进心底的方式吧!(赵妃蓉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