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旅游新闻 >

抗日烽火燃平西虎胆英雄赵永成:硝烟战场打日寇神出鬼没忙锄奸

发布日期:2021-11-29 22:2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1938年3月初,晋察冀军区第一支队政委邓华率三大队进入斋堂川,成立了宛平县抗日民主政府,创建北平第一个抗日根据地——平西抗日根据地。

  平西地区包括宛平(今北京丰台区)、房山、涞水三个县大部分地区,昌平、宣化、怀来等县一部分地区,党组织了许多工作队分赴各个村庄发动群众,建立武装,一场轰轰烈烈的抗日救国运动在平西展开。平西抗日根据地不断扩大,成为插在华北敌后的一把尖刀。平西根据地是晋察冀边区在北面强有力的屏障,涌现出无数抗日英雄,他们打鬼子、除汉奸,为根据地建设立下赫赫之功。

  赵永成,1915年5月21日出生于宛平县(现在北京市门头沟区燕家台村),父亲早逝,兄弟五人在寡母的艰辛抚养成长,赵永成从小就懂事,深知母亲的艰难,少年时他就开始种地放羊,挑起了生活的重担。

  1937年7月7日,卢沟桥事变的隆隆炮声惊醒了他,日寇铁蹄践踏他的家乡,不能过亡国奴的生活。他毅然决然告别悠闲的农耕生活,投入到火热的抗日战场,1938年入党,担任抗日村长。1939年9月调任二区游击大队大队长,兼除奸团团长,成为著名的抗日英雄。

  日军面对平西抗日根据地的不断扩大,深为恐惧,他们想方设法要消灭近在咫尺的心腹大患。1940年日寇派出兵力在镇边城、大村、珠窝等地修建炮楼、装上铁丝网、深挖封锁沟,设置据点,派出日伪军驻扎,割断了永定河南北的联系,阻断交通,妄图各个击破,摧毁抗日根据地。

  上级党组织派林克清等人组成工作队开赴该地,开展斗争,恢复两地往来。赵永成也一同前往,他被任命为六区游击队长。赵永成一到镇边城,立即组建40多人游击队,袭击小股日伪军,夺取武器,对游击队加强军事训练,提高了战斗力。

  这里日本特务横行,到处刺探八路军情报,搜捕地下党员,残害抗日群众,百姓抗日行动受到压制。他决定工作重点是惩治特务,才能打开工作局面。杨村的大地主杨德荣,充当日本特务,仗着熟悉地形,像一条疯狗似的,经常带鬼子搜山,破坏极大,严重威胁抗日工作的开展。工作队决定抓捕杨德荣,交给抗日政府公审,震慑汉奸,组织上把任务交给了赵永成,并安排昌宛游击队杜甫庆率1中队掩护配合他行动。事先,赵永成制定计划,针对杨得荣是红枪会头目,他家隔壁就是红枪会驻地,为了不惊动他们、造成混战,决定智取,拿下杨甫庆。

  一天,杜甫庆率队到杨村封锁了所有路口,赵永成孤身一人进村抓杨德荣。这一天杨家热闹非凡,人来人往,原来是杨德荣闺女相亲,未来的姑爷和一帮客人正在喝酒,走到酒桌前。杨德荣一见赵永成吓得浑身哆嗦,连忙讨好他,说:“啊!稀客、稀客,大队长来了,请坐下喝几杯酒!”赵永成说:“少废话,快跟我走!”杨德荣深知自己作恶多端,这一走就回不来了,打死他都不肯挪身,他的女儿姑爷也扑过来抱着赵永成死活不放,大吵大闹起来。眼看情况危急,赵永成果断掏出刀刺向姑爷,现场一片混乱,赵永成乘机抓起杨德荣向外就跑,把他交给1中队。等到红枪会集合人马追到村外,游击队早就转移。

  1940年秋,日寇在斋堂、清水修建据点,派驻日伪军驻守,不断下乡扫荡,斗争形势严峻,清水北沟几个村子中,一些投机分子叛变了。梁家庄的房得利、李家庄的赵殿庆,纠集乌合之众20多人成立保卫团,房、赵分别任正副团长,他们疯狂进攻抗日政府,威胁抗日群众,搜捕到地下党员、抗日干部就押送日军清水据点,借此邀功请赏、讨好日本主子。

  这些叛徒,还公然强抢民女,民愤极大,昌宛县委决定严惩叛徒,重新打开抗日工作局面,将战斗在永定河北的刘玉昆部调回。赵永成随队归来,汉奸叛徒们吓得胆战心惊。

  一踏上故土,赵永成喜忧参半,能回到家乡,与老战友并肩作战,高兴;敌情严重,叛徒猖獗,又感到担忧。他迅速组织起60多人的游击队,同时周密侦查部署。一天深夜,赵永成率30多名游击队员,突袭梁家大院自卫团部,一举摧毁自卫团,将梁家庄的房得利,李家庄的赵殿庆等7名叛徒抓获。经过审讯,民愤极大的房得利、赵殿庆被游击队处决,其他人纷纷表示悔改,教育一番后,释放回家以观后效。

  叛徒房得利、赵殿庆后,大部分叛徒、汉奸悔过自新,不敢与人民为敌,但是,叛徒赵显清不思悔改,反而变本加厉,更加仇视抗日干部,他把日伪军当作靠山,充当了汉奸特务,破坏抗日活动。不时把游击队情报出卖给日军,赵永成率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赵显清处决,消除隐患,有利地震慑铁杆汉奸。

  敌人在广阔的乡村修建据点,一些伪军官,仗着日军势力,加上据点炮楼、坚固的工事,认为自己兵精粮足,没必要怕土八路赵永成,驻上清水村南的伪军队长韩增耀,就是其中一个,赵永成几次写信警告他,不要与八路军为敌,他就是屡教不改,还口出狂言:“我的据点固若金汤,土八路有本事攻进来。”他成天抓民伕背水送粮上山,到各个村敲诈勒索,穷凶极恶。

  一天夜里,赵永成带领游击队员到风筝崖的岗楼外埋下拉火雷。他们潜伏在那里。第二天早上,伪军队长韩增耀上厕所时,游击队员一拉导火索,作恶多端的韩增耀炸飞上了天,坐了一次免费的“土飞机”,消息传开,老百姓拍手称快,伪军吓得再也不敢下乡骚扰百姓。

  1942年7月,鬼子在燕家台修建了据点,有一次,他们进山扫荡,打死了不少燕家台的父老乡亲,赵永成的母亲等4个亲人也被害。

  游击队决心为死难的乡亲们报仇,赵永成同县大队谭政委共同商量对策,决定引蛇出洞。他们安排李家庄派人给鬼子送假情报,告诉鬼子:“有少数八路军驻扎在李家庄。”鬼子指挥官大喜,觉得消灭这股八路军,自己就立大功,可以升官发财。

  游击队在鬼子必经之路二岭山设下埋伏,谭政委指挥战斗,赵永成亲自操纵一挺机枪,当日伪军走近时,枪声大作,游击队员奋勇杀敌,消灭这股敌人,缴获机枪一挺,步枪十多支。经过游击队多次打击,日夜围困据点,燕家台村的日伪军吃不上饭、喝不上水,穷途末路,再也呆不下去了,1944年2月狼狈撤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