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汽车资讯 >

洗头小助理逐步退出 甬城美发行业试行新模式引发热议

发布日期:2022-09-07 13:0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11月15日,去罗亚帝剪发的市民王先生发现一个新变化:洗剪吹全由发型师一人负责,原来的洗头小助理不见了。对此,他一下子有点懵,“助理退出算不算行业返祖?重归原来的洗剪吹模式,我的服务会不会打折扣?”

  经常去理发的人都知道,“洗剪吹”三个环节中,一般是助理负责洗头、初级烫发,发型师负责剪吹、中高级烫发等,尤其是大型连锁美发门店,分工更明确,类似于流水线作业。目前甬城美发行业试行新模式小助理逐步退出,发型师全程打理,耐人寻味。

  罗亚帝是宁波一家颇具规模的美容美发连锁企业,拥有百余家门店。记者最近走访了罗亚帝中体店、江北万达店等连锁门店,据门店接待人员证实,从本周起,部分连锁门店已试行新的服务流程,洗剪吹由发型师来完成,原来的洗头助理逐步退出。

  “实际上近两年,洗头助理一直在减少。”罗亚帝中体店的一位接待小姐说,助理一般是20岁上下的年轻人,这批人员流动性比较高,难招也难管理,“常常一不开心,直接撂担子走人”。出于人工成本、岗位特点等因素考虑,他们在逐步淘汰助理这一岗位,“助理是非必要岗位,有较强的替代性,由发型师全程打理,会增加顾客的黏性,提升体验感。”

  但洗头助理如何分流呢?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助理。一名19岁的助理一脸茫然,“还没考虑好,不清楚。”另一名助理则表示,他正在向发型师努力,“发型师都是从洗头干起,慢慢成为发型师,我也可以。”据业内人士介绍,助理的转型方向无非两种,一种是尽快适应,通过培训,内部转型到其他岗位,如发型师,另一种就是另谋职业。

  记者拨打了宁波罗亚帝的客服电话。一名负责客服的游女士介绍说,目前宁波已有10多家罗亚帝连锁门店已启动新的业务流程,预计到今年年底前,宁波的所有门店将全面铺开。

  “我关心的是,原来的20分钟左右的洗头按摩时间能否保证?全过程的服务品质会有何变化?”市民黄女士提出了自己的质疑。她表示,她剪发时,碰到高峰期常常要等上半个小时,“发型师剪头都来不及,哪有这么多时间来洗头按摩?”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持类似观点的消费者不在少数。

  “确实需要一个缓冲期。”游女士表示,这次变革也是酝酿已久,在各项成本上升、青年工人难招、行业竞争加剧等背景下,美容美发行业需要“精细化管理”,一方面是压缩成本,去除一些非必要岗位,另一方面是提升个性化服务,如推广预约制、包间服务、一对一私人定制,“可以保证的是,总体服务不会降低标准,包括洗头,价格也不变。”

  发型师重回“洗剪吹”全程服务,他们如何平衡淡旺期工作量?罗亚帝中体店一名总监表示,以前碰到节假日,他一天连轴转要剪30多个客人,忙得连吃饭、上厕所都没时间,近半数从业者不同程度患上胃病,而顾客也要等很长时间,两头都不满意。如今实施新流程的一个重点是推广预约制,他按时间段来排服务,工作时间反而变得更有计划,平均每天服务10-15人次,洗剪吹全程服务,节奏反而不像以前那么紧,顾客的体验也有所提升。

  市商务局相关人士表示,精细化管理是大势所趋,在试行新模式的同时,宁波的美容美发企业要确保服务标准不降低,同时提供更多更好的个性化服务。

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3312017004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1104076

  11月15日,去罗亚帝剪发的市民王先生发现一个新变化:洗剪吹全由发型师一人负责,原来的洗头小助理不见了。对此,他一下子有点懵,“助理退出算不算行业返祖?重归原来的洗剪吹模式,我的服务会不会打折扣?”

  经常去理发的人都知道,“洗剪吹”三个环节中,一般是助理负责洗头、初级烫发,发型师负责剪吹、中高级烫发等,尤其是大型连锁美发门店,分工更明确,类似于流水线作业。目前甬城美发行业试行新模式小助理逐步退出,发型师全程打理,耐人寻味。

  罗亚帝是宁波一家颇具规模的美容美发连锁企业,拥有百余家门店。记者最近走访了罗亚帝中体店、江北万达店等连锁门店,据门店接待人员证实,从本周起,部分连锁门店已试行新的服务流程,洗剪吹由发型师来完成,原来的洗头助理逐步退出。

  “实际上近两年,洗头助理一直在减少。”罗亚帝中体店的一位接待小姐说,助理一般是20岁上下的年轻人,这批人员流动性比较高,难招也难管理,“常常一不开心,直接撂担子走人”。出于人工成本、岗位特点等因素考虑,他们在逐步淘汰助理这一岗位,“助理是非必要岗位,有较强的替代性,由发型师全程打理,会增加顾客的黏性,提升体验感。”

  但洗头助理如何分流呢?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助理。一名19岁的助理一脸茫然,“还没考虑好,不清楚。”另一名助理则表示,他正在向发型师努力,“发型师都是从洗头干起,慢慢成为发型师,我也可以。”据业内人士介绍,助理的转型方向无非两种,一种是尽快适应,通过培训,内部转型到其他岗位,如发型师,另一种就是另谋职业。

  记者拨打了宁波罗亚帝的客服电话。一名负责客服的游女士介绍说,目前宁波已有10多家罗亚帝连锁门店已启动新的业务流程,预计到今年年底前,宁波的所有门店将全面铺开。

  “我关心的是,原来的20分钟左右的洗头按摩时间能否保证?全过程的服务品质会有何变化?”市民黄女士提出了自己的质疑。她表示,她剪发时,碰到高峰期常常要等上半个小时,“发型师剪头都来不及,哪有这么多时间来洗头按摩?”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持类似观点的消费者不在少数。

  “确实需要一个缓冲期。”游女士表示,这次变革也是酝酿已久,在各项成本上升、青年工人难招、行业竞争加剧等背景下,美容美发行业需要“精细化管理”,一方面是压缩成本,去除一些非必要岗位,另一方面是提升个性化服务,如推广预约制、包间服务、一对一私人定制,“可以保证的是,总体服务不会降低标准,包括洗头,价格也不变。”

  发型师重回“洗剪吹”全程服务,他们如何平衡淡旺期工作量?罗亚帝中体店一名总监表示,以前碰到节假日,他一天连轴转要剪30多个客人,忙得连吃饭、上厕所都没时间,近半数从业者不同程度患上胃病,而顾客也要等很长时间,两头都不满意。如今实施新流程的一个重点是推广预约制,他按时间段来排服务,工作时间反而变得更有计划,平均每天服务10-15人次,洗剪吹全程服务,节奏反而不像以前那么紧,顾客的体验也有所提升。

  市商务局相关人士表示,精细化管理是大势所趋,在试行新模式的同时,宁波的美容美发企业要确保服务标准不降低,同时提供更多更好的个性化服务。